乐博现金投注网站

当你认为他是成功率高的那个时 偏偏不做这个行业

时间:2017-08-24 18:43

 
  
  两人又恢复了开灯之前的姿势。
  
  夜里李飞做了个奇怪的梦:春天里,李飞去河里洗澡,怎奈河水太凉,自己受不了水的低温就又跳回到了河岸上,可是衣服找却不到了,这时恰巧又吹来了一阵风,吹到身上这个冷啊!李飞看看四周,有一小土坡,就跑过去挡寒,谁知小土坡下边正好放着一身棉衣!看看四周无人,冷不可耐的飞也不管是谁的,赶快穿上,顿时身上暖和了不少!
  
  天亮的时候李飞醒了,咦!自己怎么躺下了?身上还盖着张凡的被子,更惊奇的是自己的两只手和张凡的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这时,张凡也醒了,两人相视一笑。
  
  几朵红云同时飞上两人的脸庞!
  
  李飞和张凡的手仍然握着,谁也没有松开的意思,两人好像准备要这样一直保持下去,一直到天荒地老!
  
  “肚子还疼吗?”李飞紧了紧握着张凡的手,张凡温柔地看着飞,轻轻地摇了摇头嘴里还撒娇地“嗯……嗯”用她们那里特有的方言告诉飞。
  
  “这几天不要用冷水了,包括洗脸、洗脚、刷牙,还有洗澡!”张凡一听洗澡两个字:“噗嗤”一声忍不住笑了,这10月份的冷天谁还会用冷水洗澡呢:“不,我偏要用冷水洗澡,我要冬泳,就在我们学校中间的那条河里,我看见好多冬泳爱好者都在那里游泳的。”
  
  说起冬泳,两个人同时想起了一个画面:东西流向穿过郑州中间的那条河,经过郑大的那一段治理得比较清澈,一些冬泳爱好者总是在冬至前后举行冬泳的比赛活动。他们挥镐砸开一个个冰口子,身上脱得只剩一条两侧带拉链的特制内裤,身上涂上凡士林等物,再喝上一口白酒,然后“噗通”一声跳进冰窟窿去,在水里面游了一圈又一圈,最后决出胜负,从水里出来后用干毛巾擦干身上的水,又穿上一条内裤,贴身的那条特制拉链内裤只需两边拉链一拉,便可从两腿间拉出了,实在是避免了在公众目视下换内裤的尴尬!
  
  “你这个可爱的调皮鬼!”李飞抽出一只手轻轻地在张凡的高鼻梁上刮了一下,吓得张凡赶快将头缩进被窝里,李飞看着张凡缩进被窝的样子,面带微笑,这一下,爸爸妈妈该放心了。
  
  “调皮鬼,该起床了!我去外边买洗刷用具啊!”飞松开张凡的手,坐起来把身上的被子往她那扯了扯,重新给她盖好,然后站起身来,登上皮鞋,打开门出去了,张凡目送李飞的身影,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
  
  李飞出门不久后,张凡也起来了,首先拿了张“月月舒”去了趟卫生间,等张凡进屋的时候,李飞还没有回来,看到和李飞一起躺过的床,脸上泛起了一抹红晕。
  
  张凡弯下了腰要将被子叠一下,正在这时,李飞进来了,左手提了个袋子,里面有牙刷、牙膏、梳子、镜子!洗面奶、面霜之类的东西,右手则端了大半盆温水。
  
  “你不要叠了,你先洗脸、刷牙,我来叠。”说着,李飞将盆子放在地上,袋子则挂在门后面的钉子上,然后一把拉过张凡到盆子前,自己则弯腰叠被子,待李飞叠好被子站起来时,张凡跨前一步,从后面用双手环住李飞的腰,俏脸微侧靠在飞的背上,李飞突然感到一股电流流遍全身,几乎不能站稳,李飞慢慢地回转身,用双手捧住张凡的俏脸蛋,上身慢慢地向张凡这边倾斜,看着李飞这张俊美的脸庞缓缓而来,越来越近,张凡羞涩地缓缓地闭上了双眼,李飞无限温柔而又略显笨拙地吻住张凡娇嫩的双唇,轻轻地吸允,柔柔地啃噬,舌尖在她的唇上轻舔啄吻,辗转反侧……
  
  张凡洗脸刷牙后,脸上涂了些面霜,然后用梳子理了理乌黑的长发,张凡一边梳头一边问飞:“哥,你昨晚怎么知道放红糖水进去啊?”
  
  “是这样的,我下去到一楼给你找开水时,正好杨老师的老婆从老家刚过来,我和她说明来意,她特地告诉我提醒你,天儿凉了,这几天不要沾冷水,不要做体力活,另外喝红糖水可以止疼!”
  
  “所以你又接了盆温水来。”
  
  “嗯呐。”
  
  “哎……哥,你是几月的生日啊?”
  
  “阳历九月一号。”
  
  “哦,怪不得,处女座,心细、体贴。”
  
  “什么你说?什么处女座?”
  
  “没事!”张凡脸上绽开了微笑。
  
  这时候大部分的人还都没有起床,李飞和张凡出门去吃早点,两个人轻轻地关门,轻轻地下楼唯恐惊醒尚在熟睡中的卡友,到了一楼楼梯口,正巧碰到杨老师的老婆出门倒垃圾:“这是弟妹吧,这模样长的可真俊!”
  
  “昨天晚上的事谢谢嫂子啦!”张凡面带红晕,落落大方地说,李飞听到“弟妹”两个字倒羞得说不出一句话来,只是呆呆地傻笑。
  
  出了大门,张凡攀住李飞的左胳膊:“你刚才听到嫂子喊我什么没有啊?”
  
  “没有,喊你的什么?”李飞故意说没有。
  
  张凡一听急了,撒娇佯怒,小拳头早已轻轻地落在李飞的左肩上几下:“叫你说没有,叫你说没有!”
  
  “哎吆,疼!”李飞假装很疼的样子,停住了脚步蹲了下来,面露疼痛难忍状,张凡见此:“怎么了?哥,怎么了?哥。”说着也蹲下来……
  
  “哈哈……”李飞见她蹲下来,忽地站起来跑开了。张凡一看上当了,气得双脚乱跺:“哥,大坏蛋!赖皮!”
  
  “以后早点可不能不吃了!”李飞关心地对张凡说:“人体经过一晚上的消耗,最需补充营养了!经常不吃对身体可没有好处!”
  
  “嗯,好吧!我听哥的。”张凡幸福地娇羞着。
  
  “还叫我哥,不能这样叫了!”
  
  “就叫哥,我想这样子叫,你不是比我大三岁的吗!再说,人家黄蓉还叫郭靖靖哥哥呢,哼!”张凡不服气地分辨道。
  
  “好吧,随你怎么叫了,只要你高兴就好!”李飞真是拿她没办法。
  
  “么!”张凡突然在李飞的左脸庞上吻了一下:“真是个好哥哥!”
  
  李飞被张凡突然袭击一下,吓得赶快环视了下四周:“这丫头,这么多人呢!”
  
  “咯咯……”张凡看到李飞的窘迫样忍不住地笑起来。引得旁人投入羡慕的目光。
  
  张凡入了单,也得学会拉人头,不然没有钱挣。李飞给她拿了几本关于这方面的书,又给她用笔标出重点,像张凡这样聪明的女孩,实在是没有必要去一节一节的从课堂上获取知识,况且李飞也不想让清纯漂亮的张凡坐在一群男人中间接受那一双双意淫的目光。
  
  李飞又把自己总结整理的一套邀约方法毫无保留地教给张凡,她可不比别人,她是自己的下线也是将来的……
  
  “先邀约谁呢?”张凡向李飞请教。
  
  “你先不要急,你先在脑海里过一下你认识的人中,谁会做这个的可能性大些,谁的可能性小些?”
  
  “那你说是先邀约可能性大的呢还是可能性小的呢?”张凡睁着一双大眼睛问。
  
  “这个我也说不好,你认为呢?”李飞吧球踢给了张凡。
  
  “要不先邀约成功率高的吧!一举成功,也好给自己增加信心。”张凡说。
  
  “要不就先邀约成功率低的吧,反正也不抱有什么希望,失败就失败吧,权当练手了!”李飞提出相反的建议。
  
  “你怎么知道他是什么样的性格,你也不一定就能看透,。又当你认为他不会做这个行业时,可他偏偏又来做了。这可怎么办?”张凡说起来头头是道。
  
  李飞和张凡对这个问题分析讨论了好长时间,最后形成了一致的意见:邀约谁要先分析他的性格,了解他的周围因素,因为一个人的周围因素也可以直接或间接地影响他的判断力或者说左右他的思想和行为。
  
  在和张凡讨论的过程中也是对她逐步了解的过程,基于文化知识水平高低差不多的原因,两个人讨论起问题来有很多共同的观点和看法。李飞感到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找女朋友,等来等去还真让他等着了,也等值了,无论从身材,相貌更重要的是内心张凡都算是一个比较出色的女孩子!而且这个女孩子思想纯洁,温柔贤惠,善解人意,最重要的是张凡没有沾染上社会上好多女人带有的那种好吃懒做,攀比的恶习。在张凡这边看来,她也感到比较幸运,以前在学校里谈了个男朋友,交往了一两个多月,后来那男的又找到他认为比张凡更漂亮的女孩而提出和张凡分手,当晚伤心欲绝的张凡去卡卡酒吧买醉,也许是上天早有安排,让李飞和她不期而遇,李飞是个善良,热心,有正义感,有担当,又细心又体贴的大男孩,作为女生,能找到一个这样的男的生活一辈子,妾复何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