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博现金投注网站

有了高一点的学历进大公司也少了许多难度

时间:2017-08-24 19:07

 
  『四』
  
  李旭回到了住处,回想起刚才的一幕幕真是有些后怕,听说搞传销的限制人身自由,还真是不假,自己都险些身陷传销窝,更可气的是想限制自己人身自由的竟然是自己的外甥!同时李旭又有一种自责涌上心头,张伟是自己从老家带出来的,如今却被人洗了脑搞起了传销,以后可怎么见表姐表姐夫(张伟的父母)啊!不行,得阻止他,不能再这样让他下去了。
  
  “喂!张伟啊,你现在做的那个东西别再做了啊,那是传销……违法的……我可是你舅,我劝你还是找个别的活儿干吧……不行的话,我帮你联系一个活……?”
  
  “……舅,不是传销,他们说是直复营销,这里的人可好啦,又热情,待人像一家人一样……我都亲眼看见他们领了好几次钱了……整天穿得干干净净的,也不干活,还有钱赚!舅……你啥时再来看看!你走后陈老师说我了,说你给别人不一样,说我不应该拦你的车……考察自由,参加自由……”
  
  “你这个孩子,怎么就不听话呢,你要是再这样走下去,我可要给你爸妈打电话了!”
  
  “不要打了,我爸已经来过了,前天刚回去,再过两天就又来了,我老俵也来呢,这次他们都带了钱……”
  
  “你说啥?你爸也要干这个?”
  
  “是啊,他还埋怨我给他说晚了呢!”
  
  “……”
  
  “舅,你什么时候来啊?”
  
  来你个大头鬼!李旭气得挂了电话,什么事这叫!传销啊传销,可真是害人!专害亲人!怎么连表姐夫都要来干这个了?
  
  李旭狠狠地将诺基亚5110扔在枕头上,自己也重重地倒在床上,摊开双手,两眼怔怔地望着天花板出神,这都是怎么啦?
  
  饭店已经转出去四天了,四天里,李旭整日里无所事事,忙惯了的他顿感无聊!是该找个事情做了,是继续做生意呢,还是该找个工作去做?说实话,自己在大学里上的这几年学,学的东西在社会上真的什么也用不上,什么高数?什么谈判学?什么市场营销?倒是自己勤工俭学的时候,在学校附近一家餐馆做帮工时学的一点厨艺和饭店管理来得实惠,在这三年里,在饭馆里学的这些可帮了自己大忙!说到底,这是中国教育的悲哀?唉!不去管他了,明天还是出去转转吧!
  
  一大早,李旭吃过早点,跨上摩托车,去了陇海路的中原人才市场,李旭想找个工作先干起来再说。在那里正好碰到一位大学同学冉波,相互寒暄后李旭才知道,冉波毕业后应聘到了一家公司做文员,工资不高,一千六七,除去吃、住、交通费、电话费,基本上是月月光了,这不,受东南亚金融危机的影响,他所在的公司的订单近几个月来大大减少,公司被迫减员,冉波不幸被裁。这次是来重新找工作的。
  
  冉波的工作经历打消了李旭找工作的念头,一千六七的工资,够干什么啊?本来之前打算找个工作轻轻松松去上班,再花十多万买个三房两厅,也算在郑州立脚了!开了三年多的饭店,自己也挣了十五六万,现在郑州的房价才一千多点,以后不知要涨成什么样子呢!可这样一弄,房子还真不能买了,买了房子后总要装修吧,这样钱基本上就花光了,到时万一工作找不到合适的,还是要去做生意的,本钱呢?不能再回去借了吧。
  
  李旭陷入了重重的苦恼中,做生意?做生意!其实李旭也不想做什么生意,比如就说开个饭店吧,每天天不亮就要去买菜,买回菜后回来还要帮厨,一下子就忙到十一点了,等厨师,服务员吃过饭,也就上客人了。这一忙就到了下午两三点。下午两点多,生意好的话,自己还要去菜市场补菜。晚上,客人从第一拨进店到最后一拨出门一忙又是三四个小时,有的时候甚至更长。这里是城中村,饭店关门一般都比较晚!这样算下来,一天里有几个小时是真真正正属于自己的,自己一天下来又能休息几个小时呢,李旭每每想起这心里都害怕,自己实在不想做什么生意了,活得太累了!
  
  从人才市场回来,李旭烦躁不安,真后悔当初没有接着读研!不是,现在这个小小的本科文凭,高不成低不就的!
  
  将车停在院子后,李旭也不想在家做饭,出去随便找个饭店凑合一顿吧。刚一出门就碰到老周的老婆:“嫂子忙着呢!老周呢?进货去了?”
  
  “文才和他老家来的亲戚去南郊了。”
  
  “又去那了?”看着老周老婆用手指指张伟他们所在的方向。
  
  “那可是传销啊,你还不管管他!”李旭把“传销”两字说的略微低些,毕竟是几年的邻居了,得给人留点面子,让别人听到了这两个字可不太好!
  
  老周的老婆听李旭这样说,便朝李旭走近几步低声说:“昨天你和文才一起去的,你一个人先回来了,后来文才随着他们里面一个姓鲍去银行取钱,人家一下子就取了八千八!听说是一个星期一取!这姓鲍的以前可是拉三轮的。”说完,脸上还露出羡慕的表情来。
  
  不会吧,都顶我开一个月饭店了!人家还是一个星期挣的!真的假的啊?
  
  不会的,老周老婆肯定是骗我的,李旭立刻否定了老周老婆说话的真实性!骗人毕竟是传销的一贯手法,我可不上这个当!
  
  『五』
  
  饭后,李旭骑着摩托车又出门了,上班工资太低,还是继续开店吧!毕竟自己对这行也熟悉。
  
  开饭店最重要的就是选址!位置选得对,生意也就成功了一半,至于内部装修,软件服务等啥的都是可以升级改进的。李旭还是打算把饭店定位在城中村的街口。当然,闹市、繁华区域人员流动性是大些,可那里的房租也高啊,生意能做起来最好不过,一旦做不起来,那将是血本无归,还有就是,在繁华区域的店面装修也必须上档次,这要花去很大的一笔钱,李旭思考再三,还是不能冒这个险,自己赔不起啊。
  
  李旭先去了小李庄。进了村一看,大大小小有二十五家饭店,比于砦的还要多,这时正值饭点,家家饭店的生意却都不怎么好,李旭还看到,好几家饭店的老板都坐在门口,个个哭丧着脸!
  
  李旭又来到路砦,境况与小李庄一样,店里稀稀拉拉地坐几个人,也不知道是吃饭的客人还是本店的员工,这些让李旭很失望!最后,他来到东建材市场附近的凤凰台。这凤凰台是郑州市管城区最大的一个城中村,东边紧靠东建材市场,交通十分便利。在东建材市场上班的工人大都在凤凰台租住,人员流动密集,是做餐饮的最佳地段!
  
  进到村里,李旭认真地观察了饭店的生意情况,虽然饭店也有二十家之多,但家家饭店的生意还算是可以,李旭感觉身上来了劲,也精神了许多。在离村北出口不远,有一处临街的院落,这家正在盖房,已经盖了两层,李旭看了看,有两间通透靠街的,里面连着一套三房一厅,整体布局正适合做餐饮,李旭心想,这难道是专门为我建的,让我用来开饭店的?
  
  李旭见了房东,说明了来意,才知他们准备盖六层,等完全建好还要一段时间。“这房租什么价?”李旭探听。
  
  “这外面两间月租3500,里面那套月租600,共计4100每月,房租一年一交,先垫三个月房租。”房东如背书般回了李旭。
  
  “太高了点吧。”李旭想不到房租会这么高“一个月4100,一年近五万,加上三个月房租12300,光房租我就要先一下子拿出六万多!”
  
  “你们做生意的还在乎这几万块钱!”
  
  房东的表情淡然:“不过,你要是先拿出10万房租来,我们可以考虑给你优惠些,说句实话,我盖房的钱有些供不上了。”
  
  “……”
  
  徒步出了村口,李旭一边走,一边踢赶着一个黑白相间的小石子。这么好的位置,这么好的建筑布局,是租?还是不租?房租就要先拿出六万多,这么大的地方装修也要个四五万,总共下来就要十万多,这可是自己将近三年的心血啊!生意好了,一切都好,要是不好了呢?岂不是连前几年的心血也搭了去!
  
  可谁又能预知结果呢?谁又有前后眼呢?一向特立独行的李旭突然间感觉好无助,谁又能告诉他此刻应该怎么办,李旭冥思苦想。
  
  大街上人来车往,周围的噪音刺激着李旭的耳膜,使他不能专心地思考问题,烦躁的李旭一脚把小石子踢得远远的。他蹲下来,双手抱头,再好好捋一捋……六万……四万……
  
  李旭的怪异动作引得很多路人驻足观看,其中一个好心的老人还走上前去弯下腰来问他:“孩子,你怎么了,要不要送你去医院?”抱着头思考的李旭听到一位老人亲切的话语,抬起头一看,才发现自己身边已经围了一圈人!
  
  “啊?没事,没事。”李旭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赶忙站起来,抱歉地望了一下周围的人,很不自然地逃脱了!
  
  回到房东那里取了车,李旭心里有一种想问卜的想法,仿佛就这一时间,他一下子理解了那些占卜人的心理,以前不理解,只是自己未到无助时!
  
  回到工人路的住处,李旭有些累,脑子思考问题太多,索性睡一觉。不料想这一睡,竟然连连做起梦来,一会儿梦到自己把饭店开起来了,生意好的不得了!李旭就又顺势扩张了门面,又招聘增加了厨师服务员,一时间赚得盆满钵流!一会儿又梦到把饭店开起来了,但却没了生意,厨师服务员整天坐在一起玩麻将、斗地主,自己则整日里愁眉苦脸地望着空巷子……
  
  “你从哪里来,我的朋友,好像一只蝴蝶,飞临我的窗口……”毛阿敏的一首《思念》把李旭从睡梦中惊醒,手机响了!李旭抓起手机,是张伟的电话:“喂,是张伟,什么事?”
  
  “舅,我爸从老家来了,他想见见你!想和你说说话。”
  
  “是吗,啊……好!好!你们现在在哪里?”
  
  “我们现在航海路和金海大道十字路口这里。”
  
  “好的,我这就去,一会儿就到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