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博现金投注网站

那些故事不需要任何加工 个个都是传奇

时间:2017-09-09 14:17

 
      墙角的两株绣球(怀疑另一棵不是),开得正好。长势不错,希望明年能发展壮大。
      
      
 
       院门口的小核桃树,冬天时被人不喜,数次说要移除。夏天时看到果实累累,集体改了口,开始争论这核桃到底几月可以吃。
       真是好功利啊!
 
       四月种下的十株月季,全部成活。只是只有一株二次开花,其他都在缓苗中。
      可恨小欢淘气,数次趁人不备,去扯那花瓣儿。被他斥责后,才乖乖避让,可怜的两朵花儿,总算保命。
 
       春天很认真播下的花种,大部分都不见踪影,只冒出大片紫茉莉,郁郁葱葱,夹杂着几株波斯菊,开出几朵艳丽小花,倒也有趣。
       几周前种的万寿菊,株株水灵。
      秋罗很多已经顶了苞,再有十来天,就会开放了吧?
 
         四五点的阳光,斜射过来,门前的野草树木,像镀了金。
        有朋友来,忙沏了新茶。朋友带了自家树上的杏子,熟得刚刚好,香、甜、糯。
       几个男人在树下喝茶聊天。
       看看夕阳西下,转身,到房前掐一把野苋菜,准备晚饭。
       玉米糁稀饭,葱油饼,卷饼,韭菜炒土鸡蛋,二妹是做农家饭的高手,端上桌,转眼被消灭。
    
 
      吃过饭,几个人围着桌子谈天说地。回忆小时候,讲山里的故事,我听得入了迷。
     
      凉气上来,月亮爬到了树梢。
      夜深,人静。
      各自散去。
 
 
       快半个月过去, 二月兰仍在开花,这真是意外惊喜。
       淡雅素净的蓝,是我钟爱的颜色和气质。 两只美艳的蝴蝶在花间起舞,久久不去。
        没敢和朋友说它又叫诸葛菜,可以吃。担心那帮贪吃的家伙,会顺手揪一把放锅里,尝鲜。
      
     
 
 
      这样的先例已经很多。
      二月,我们回来,厨房前的一片菠菜正好,一边烧水,一边挖菜,水开,菜已洗好,碧绿鲜嫩,煮面条,后味带一丝丝甜,好吃得很。
      三月,打开门,一院子的荠荠菜,刚长成,水灵肥美。采一把丢锅里,清香弥漫。
      嫌不够?院子外的蒲公英,多得数不清。熬稀饭时挖两颗,消炎清火。
      
      
 
      
 
      是慢慢才知道山里有那么多好东西的。
       山和人一样,处得久了,走得近了,才能了解。
       刚打苞的棠梨花,嫩极了的木兰芽,水芹菜,薄荷,圆叶菜,小蒜,山韭菜,白蒿......
       先是别人送,吃过之后,发觉美味,立刻也叫嚷着去采。
      
 
 
     清明,哪儿也不去,就回山里。因为桃花开了,梨花也开了。
      是未经雕琢的桃梨,在山野之中每天逗风弄云,肆意生长,长得每朵花都带着一股子野气,妖娆动人,精灵古怪。